影音时空 访谈时分 | 视频展播 |
黎阳网站 -> 影音时空 -> 访谈时分
中广银河:黎阳﹒时代呼唤公共知识分子作者:        发布时间:2011-03-07       阅读次数:33819       【返回上一页

 

黎阳:时代呼唤公共知识分子

 

 

       8月6日15时至16时,主持人刘洋专访新生代女作家黎阳,欢迎广大网友收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银河台“波司登”人物专访先进工作者。

        黎阳,著名新生代女作家、演讲家。四川德阳人,研究生,大学客座教授,四川省青联委员。曾在大型国企从事共青团工作,任刊物总编,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文化传媒公司总经理、董事、总裁等职。自幼酷爱文学,擅长演讲,多次在国内各类文学大赛中获奖。著有散文集《激情人生》、诗集《朝阳集》、中篇小说《永远的守候》,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编译作品《处世手册》、《绝妙口才》(作为公务员培训教材),《秋的怀念》(梁实秋、韩菁清纯美爱恋真情纪事)等。代表作《何处是归程》被列入“畅想2003提高个人修养的十本好书”之中,亦被选为大学当代文学必读书目。散文《激情人生》入选高中语文课本。

        致力于口才学和成功学培训,在全国多所大中专院校进行了以“文化、社会、人生”为主题的巡回演讲,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创办个人网站黎阳心语文室。致力于优秀中国文化的传播。

        黎阳以其为人阳光和作品阳光被大众广泛誉为“阳光女作家”,其演讲激动人心,催人奋进,发人深思,具有极强的震撼力和感染力。“让东学西渐,向世界传播优秀中国文化”是她不变的梦想;“做公共知识分子,文化传播者”是她积极倡导的理念,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多才多艺、全面发展,古典与现代完美结合的阳光才女,这就是黎阳。

 

       主持人:大家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银河台,您正在收听的是“波司登”特约之刘洋对话先进工作者,今天当选先进工作者的是新生代的女作家黎阳老师,黎阳老师好。    

       黎阳: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    

       主持人:很喜欢黎阳老师的名字。应该是黎明的阳光,可以这么解读吗?    

       黎阳:可以,我出生是早晨七八点钟,我母亲说黎明的太阳最给人以希望,最给人以温暖,而且我的出生地是四川德阳,因此我就叫黎阳。

       主持人:我们黎阳老师是非常受欢迎的,看我们的聊天室一位朋友说给大家透露一个秘密,黎阳老师是多才多艺的。

       黎阳: 谢谢!今天非常不好意思。因为身体不太好,所以感觉状态不太好。    

       主持人:确实。今天感觉黎阳老师的声音都有点变化。他说您唱歌非常好。可以给我们唱一下吗?    

       黎阳: 我多么希望跟大家一起唱歌,我怕今天的声音出来不太好。    

       主持人:跟听众朋友解释一下,黎阳老师身体状况不是特别好,跟我有点同病相怜,我也是感觉自己在不停地要止住自己的咳嗽声。    

       黎阳:  我刚到这里来,现在呼吸都有点困难。但我还是想跟大家,同听众朋友一起分享我的人生,我的经历,我的感悟。

    

       主持人:您的作品《激情人生》入选了我们的高中课本,大多数听众对您的这篇文章还是比较陌生的,这个作品主要讲的是什么?    

       黎阳:我的《激情人生》是篇散文。我的散文《激情人生》同我的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是一脉相承的,写的都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    

       主持人:您创作这篇文章的源泉是来自于哪里?    

       黎阳:我当时在东电的共青团工作,编辑青年杂志。有一天,我发现我的桌上有一篇中技生的来稿。他说,“我们一没有文凭,二没有工作经验,感觉毕业就是失业,感觉昔日美好的理想同现实差距是那么大,感觉就像被社会遗弃了的人”。他们走在大街上,很无助的感觉。我看后有一种辛酸,这种种感觉激励着我,很想把这些表达出来。    

       主持人:我看了这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人生是一个存在的过程,人生是一个不以生为始,不以死为终的过程。”您为什么对人生有这样的理解呢?    

       黎阳:我想是这样的。人生应该说,我们从年龄或者寿命来说,比如你活了多少岁,这是一个时间的过程。但是我觉得,很多人逝去以后,并不因为肉体、生命的结束,许多东西就结束了。说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李白。李白是盛唐青春气象的化身,李白就代表着青春。并不因为他生命逝去以后,他的这些东西就逝去了。这样的例子,古今中外不胜枚举。我们今天所能记住的古人,逝去的人都能充分说明,人生并不是一个以生为始,以死为终的过程,是一个延续的过程。    

       主持人:您对人生的理解是来源于哪里?是您自己读书的过程,还是您思考,或者是由某一件事将您激发?    

       黎阳: 我说郁达夫的人生是颠沛人生,鲁迅的人生是呐喊人生,林语堂的人生是雅致人生,那么黎阳的人生是什么?激情人生。其实哲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在于什么?人类都有终极关怀。不管你是哲学家还是平常人,都要思考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所不同的是哲学家思考的多一点,自己一生十分之七都在思考我为什么活,人为什么活;平常人是十分之九都在思考我怎么活得好,十分之一来思考我为什么活,人为什么活。

       主持人:对,这个确实是。    

       黎阳:因此我想对于人生这个问题,每个人都会去思考。只是所思考的层面不一样,所思考的时间段不一样,所思考的深度不一样。但人人都会去想这个问题。    

       主持人:最关键的还是思考的角度不一样。    

       黎阳:  是的。    

       主持人:您为什么选择这样一个角度?    

       黎阳:  激情人生这个角度吗?因为你可以看出来,朋友都说我这个人性格比较开朗。    

       主持人:我感觉出来了,一见面就有这种感觉。    

       黎阳:我觉得同我长期从事共青团的工作有关。共青团工作的特点是什么呢?正向激励比较多。仅管我们现实生活中会遇到很多问题,会发觉理想和现实的差距很大。但是你会发现,我现在坐在这里,我在台上也好,我对着大家也好,我还是以正向激励为主。那么正向激励直接的效果,或者说引导了什么?就是激情。你会发觉很多人在演讲的时候,为什么让下面的人心情异常的澎湃,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效果?还是因为激情导致了这样。

   

       主持人:您还有一本长篇小说,《何处是归程》被列为唯美主义诗话小说,列入了“畅想2003:提高个人修养的十本好书”,这是您的处女作吧?    

       黎阳:是的。    

       主持人:第一个作品就这么成功,您的心境是怎么样的?    

       黎阳:“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是文学的原动力。我当时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没有想很多的东西,我只是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表达出来。我刚才已经说了,其实它同我的散文《激情人生》是一脉相承的。为什么说是一脉相承呢?因为都是写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我这本小说写的是知识分子心灵的蜕变史。爱与欲,情与义,梦想与现实,前程与去路。一曲在无奈现实中挣扎与浮沉的人性悲歌,一部现代知识分子心灵的蜕变史。我想表达出像我这样的出生于70年代末的人的理想与追求,这样的唯美主义的情怀,因而我就写了《何处是归程》。    

       主持人:我问是您的作品写成之后,很成功。当您得知很成功的时候,您当时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黎阳:我很开心,为什么我很开心?既然是写出来,还是希望有人去读,有人去欣赏,有人去认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你说成功,也许是所谓的成功,我并不觉得非常成功,我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让大家了解、明白、懂得了我的很多东西,从这点来说,我非常开心。    

       主持人:您创作这篇文章的时候,只有25岁。    

       黎阳:那是出版的时候,我写这本小说的时候不到22岁。    

       主持人:您用了多长时间写这个作品?    

       黎阳:18天。    

       主持人:创作的过程很顺利吗?    

       黎阳:我说我欣赏的是苏轼的“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而出“,行到该行之处,止到该止之时。我还要说,感谢我的父母。我当时写这本小说的时候,正好是我请假在家里休息的时间,我是属于除了吃饭和睡觉,连轴转,这18天,天天在写。    

       主持人:非常专注。    

       黎阳:我的父母代我接所有的电话,让我全神贯注投入到另外一种境界,与我书中的人物共同经历悲欢离合。    

       主持人:可以说这18天虽然时间段比较短,但是这18天您非常专注。    

       黎阳:写完这本小说之后,我除了几个错别字改了一下,其它基本没改,完全可以说是一气呵成。事前没有特别的构思,提纲都没有写,写了一个近18万字的小说,18天写完。    

       主持人:很厉害,在这部作品中,您提到了迷茫的一代,为什么叫迷茫的一代?

       黎阳:我出生于70年代末,我之所以要写《何处是归程》,是源于我当时的迷惘。何处是归程?不只是对个人、对家庭、对国家、对社会,乃至对人类的终极关怀。究竟何处是归程?这个时代社会正发生巨变,传统的道德价值观念被打破,新的道德价值体系又没有完全建立。我今天认为是对的东西,明天也许是错误的。我今天认为是错误的,明天看来又是那么的正常。如何选择,何去何从,如何面对现实,如何面对未来,我感到迷惘。我不知道自己的前面是阡陌还是纵横,是东西还是南北?我感觉自己就像海明威笔下的“the lost generation”( 迷惘一代)。 

   

       主持人:我看过很多的评论,大多说您是一个古典与现代完美结合的作家,也就是说,您还有着浓厚的传统古典文化的底蕴,想知道您感悟古典文化的动力是什么?    

       黎阳:首先我还是非常感谢大家说我是古典与现代的完美结合,这点我是最开心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对古典文学的深爱超过我对现代文学和西方文学,这点得益于我母亲。我母亲是位中学语文老师,我小的时候,她就教我背唐诗宋词,不到三岁的时候,唐诗三百首,我估计我能背上三分之二。    

       主持人:很厉害了。    

       黎阳:你知道吗?我三岁的时候给大人背的都是情诗。“燕燕轻盈,莺莺娇软,分明又向华胥见。夜长争得薄情知,春初早被相思染。”我十岁的时候,发现这是首情诗,我改了,改成“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主持人:我们看一下网友叫小海豚说,黎阳老师的状态不错呀。但您不唱歌真是可惜。    

       黎阳:我很想唱歌,可今天。    

       主持人:黎阳老师还是蛮精神的,一位朋友说,理想和差距还是挺远的,大家都是感同身受,理想大家都有,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    

       黎阳:我是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感情的人去写的“爱情小说”——《何处是归程》,一个写完了小说再去体味社会人生的我。我出版小说时二十五岁,到现在为止,这么几年来,我真正是写完小说再去体会社会人生。

       我记得一个朋友说,为什么我喜欢用《尘缘》里的一句话,漫漫长路起伏不能由我,人海漂泊尝尽人情淡薄。很多人,大多数的人,也许只能看到外在的我和表面所谓风光的我。    

       主持人:大部分人看人是从这个角度。我觉得真的是古人的话,日久见人心。所以有的时候地域、时间等各方面的限制,让一个人很难深入了解一个人。    

       黎阳:不要紧,我们只能看到所谓成功的人,对公众的所谓光彩的一面,很多心灵的东西是不为人知的。这都不要紧,如果有一天我能把这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表露出来,至少我觉得,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    

       主持人:我们的听众还问您,您最欣赏哪位女性?    

       黎阳: 有没有界定?哪个领域?     

       主持人:他没有界定,他说对所有的人,想问一下黎阳老师您最欣赏哪类女性?    

       黎阳:他没有领域界定,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我估计他想问的还是文化领域。我很欣赏百年才女林徽因。以前大家叫我阳光女作家,现在称之为或我的定位“阳光才女”,为什么这样讲?你看林徽因她既是建筑学家,又是教授,还是作家、诗人,所以是百年才女林徽因。那么象陈香梅,邓小平曾经说过,世界上只有一个陈香梅,她出版过40多部中英文著作,她又是企业的总裁,同时还是民间大使,几任美国总统的白宫顾问。这样的人物,已经不能用两个字“作家”来形容,只能用“才女”来形容。因此她是传奇才女陈香梅。当然她的传奇,还与她同飞虎队将军陈纳德的忘年恋有关系。现在之所以说我是“阳光才女”,我个人觉得我的才能也不能仅用两个字“作家”来代替,您认为呢?          

       主持人:我也这么认为,其实和黎阳老师聊天非常开心,接下来我们稍事休息一下,也让黎阳老师稍事休息一下。您正在收听的节目是“波司登”特约之刘洋对话先进工作者,接下来像我们说的一样,休息一下。 

    

       主持人:大家好,感谢您的继续守候,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银河网络广播。您正在收听的节目是我们的“波司登”特约之刘洋对话先进工作者,今天当选我们先进工作者的是黎阳。据说现在在一些大学校园里还正流行“黎阳文化”效应,经常能在大学讲堂里看到您的美丽身影,您觉得大学生为什么会喜欢您的演讲呢?    

       黎阳:我想尤其是前几年,我在大学里演讲时间比较多,主要的原因是这样,我觉得我至少跟当代大学生应该是属于同龄人,年龄相差不大。而且我同大家说,我今天来,不是给大家讲文学,也不仅仅是泛文化,我想跟大家一起分享我的人生,我的感悟,我的经历。    

       主持人:我们的这位听众朋友抛出一个问题,他叫“缥缈神”,他说,您是一个全能的才女,您是怎么看待于丹老师的,我觉得你们两个都是才女,您喜欢于丹老师吗?    

       黎阳:于丹老师在《百家讲坛》的那种风采,那种学识,我是非常欣赏与敬佩的。每个人所特长的都不太一样。首先她所具备的,我可能不具备,因此我非常欣赏和尊敬她。   

       主持人:我们这位朋友特别搞笑,他说“您怎么看待于丹老师呢?”    

       黎阳:于丹老师还到过我们德阳电台,地震时,我还看了她很多的照片。我觉得一个人,尤其有一定知名度以后,别人看他都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因为会抓住他的一面扩大或缩小。但这都不要紧。我所讲的是,至少我所能看到的,我是赞同和欣赏的。我觉得我已经表达很清楚了。    

       主持人:我们还有一位听众想请教您,您曾经在北京化工大学做过演讲吧?    

       黎阳:是的。    

       主持人:主题是玄幻小说的现状与发展。他说我就不明白喜欢古典文化的您,对武侠小说有颇有研究吗?    

       黎阳: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我不仅对武侠小说有所研究,而且我是个标准的武侠迷。你可能不知道,就是在我中学的时候,我看的最多的不是琼瑶、陈凯伦的言情小说,而是金庸、粱羽生、古龙的武侠小说。甚至在初高中之交,我自己曾写了一本武侠小说《风雨盛霜》,但是只写了10多万字就无疾而终了,你可见我对武侠小说的痴迷。而且04年金庸来四川的时候,人文四川名家论坛,你知道我当时是多么大兴趣到芙蓉古城,就是想目睹我心中的偶像。我也想跟他交流一下。

       我个人觉得,为什么上次讲玄幻小说时他们请我,因为我对武侠小说的研究,是比较中肯的,尤其是对金庸和古龙武侠小说的研究。    

       主持人:我们的听众问您,您这么年轻谈人生,我认为人生最重要的是经历。能说明黎阳老师经历丰富吗?    

       黎阳:写作有两种,一种是以才情为文,另一种是以经历为文。单纯以经历为文的人,自身的经历写完了,也就走到了尽头。以才情为文的人不同,他有些不需要去经历,只需要去感悟,甚至可以借他人之酒杯,浇自己之块垒。 诚如我自己所言:我是一个没有真正谈过感情的人去写的“爱情小说”——《何处是归程》,一个写完了小说再去体味社会人生的我。当时的我是没有多少人生经历的。 

        以前我更多的可能是以才情为文,今后希望增加更多的人生经历。

 

 

       

       主持人:您的“时代呼唤公共知识分子”反响非常好,今天能在我们的银河台北京的直播间的现场给我们的听众朋友现场演示一段吗?   

       黎阳:我想还是同大家分享一下吧。我在心语中曾说,要想著书立说,成为哲人,最好生在先秦;要想激扬文字,成为诗雄,最好活在盛唐。那么很多人问我,活在当代,你以为做什么最合适?我斩钉截铁地回答: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何谓公共知识分子?就是你不一定从事文化行业,但具有人文关怀的知识分子。 

       为什么我说“要想著书立说,成为哲人,最好生在先秦”?先秦诸子在人与自然关系的大背景中百家争鸣,探究人的生命价值,追求人的理想品格,谋求人在社会和谐中的恰当责任。此思辨思潮影响之范围,已及民间。很可能你路上碰到两小儿也会同你探讨些带哲学意味的话题。我个人以为先秦诸子百家中的很多代表人物其人格构成,知识构造和综合素质达到了中国知识分子的巅峰。他们都是”语惊风雨,笔泣鬼神“,行走游说于诸侯,著书立说于后世,都是具有极强的口头表达能力和书面表达能力。人人都是演讲家,也是作家。所以,我一直强调书面和口头表达能力并重,我以为这是一个社会精英所应具备的基本素质,而非他的特长。

       为什么我说“要想激扬文字,成为诗雄,最好活在盛唐。”盛唐诸公在浩浩无垠的华夏大地上涤荡着灵性,挥洒着笔墨,成就着诗篇,从京都华城走向边陲旷野,从宫庭楼阁走向江山塞漠。有时我在猜想,那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平常人等皆可谈诗论词,连妇孺都不例外。唐诗之多,如碧空星斗;唐诗之盛,如朝阳盈月。

       活在今天,做什么最合适?我以为,做一个公共知识分子。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古代的文人很接近我提倡的公共知识分子。或者说我提倡的公共知识分子概念被本土化了。中国古代的文人很少是纯文人。他们首先是官员,然后才是诗人;首先是政治家,然后才是文学家。儒家的“达则兼济天下”的济世情怀成了他们的人生追求和信奉准则。 

       正如我给企业做培训时所讲:我们现在需要的商界精英、领袖人士不仅是物质财富的创造者,更是精神文明的承担者,是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和普遍人文关怀的公共知识分子;是可以一面看懂繁复的财务报表,拥有前瞻性、实用性的管理思想和精湛的专业知识,还可以一面子曰诗云,具有较高文化素养、审美情趣以及鉴赏能力的优秀人才。就商界而论,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儒商”就代表着公共知识分子。儒商”是指关怀政治、参与社会、注重文化、具有儒家文化修养的“公共知识分子”。 

       今天的时代,如今的中国需要更多的公共知识分子。不管你从事什么行业,都需要具有人文关怀,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只有这样全民的综合素质才能提高,中华民族才能实现它的伟大复兴! 

       宋朝大儒张载的那句“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在今天如能得以合理的解释,是非常具有现实意义和积极意义的。 

       有些人问我,你是怎么从单纯的“美女作家”转变成公共知识分子的?我的回答是:我从来都是这样的,根本谈不上转变。只是在不同的时间段表现形式不同罢了。如果你了解我的人生经历,如果你读懂我的小说《何处是归程》,如果你知道关于张载的那句话是我2002年8月在大连哈佛国际小说笔会上对杜维明先生所说的,你自然就知道我所言非虚。 

       也许人生本没有归程,一切只是过程。我将会欣然面对给我人生带来重大变化的人和事。我感觉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心态平和。以儒家的精进之心对待自己的学业和事业,积极入世;以道家的道法自然对待自己的个人荣辱,淡然出世,是我所追求的人生观和人生境界。  

  

       主持人:您还有一个观点是“东学西渐”,其实这个观点并不新颖,您一定有新的解释吧?    

       黎阳:我觉得这个观点比较新颖。为什么这样讲,以前是西学东渐由来已久。应该说,提到“东学西渐”这四个字是比较少的。在二十世纪初,由于我国的历史情况,我们是比较积弱的,这时是西学的大量涌进。从洋务运动开始,一直到最后的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等等,提倡的都是西学东渐。你会发现,当时包括鲁迅在内的很多文人都是崇尚西学的。就像谈到今天的文艺理论,我们中国应该说没有多少话语权的,我们的文艺理论真正能提出的只有一两个概念,意境学说等,那还是古人的。今天所说的典型环境,典型人物不是我们提出来的,是西方提出来的。今天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不仅是西学东渐,拿来主义,吸收别人的优秀文化,更重要的还是东学西渐,向世界传播优秀中国文化。

       这里我就要提到,不知道你注意没有,昨天有一条新闻,华网在线的。头条新闻:华网在线聘请新生代女作家黎阳为文化大使。这里为什么我想特别提到这一点呢。华网在线的前身是人民在线,从2007年底上线以来就是以服务全球华人,传播优秀文化为它的宗旨,也是大型信息聚合门户网站。我想它的这种定位和发展方向,它的核心价值观与我的梦想“东学西渐,向世界传播的优秀中国文化”是不谋而合的,因此我想大家共同致力于优秀中国文化的传播。

       为什么我这里特别要提到这一点。因为向世界传播优秀中国文化方式有很多种,出书是一种,演讲是一种。我以为要想自己的思想有承传者,应该占领高校;要使自己的思想有更多的受众者,应该占领大众传媒,所以说我这样做。我还是那样说,包括和华网在线,和所有致力于伟大中国复兴的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那就是有一天,中华之声将响彻全球!  

      We  have a common  dream  that one  day the voice of China will be widely

  heard  throughout  the World! 

         

       主持人:非常精彩,今天黎阳老师是带病来参加我们的节目,我们的听众朋友比较感激您,也希望您有更多的知识和体验能够分享给我们的年轻人。刚才您在访谈中提到您的妈妈,我查资料的时候也看了很多,每次采访您都会说妈妈对您成长的深刻影响,如果说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的话,在这里想问黎阳老师,您怎么形容您的妈妈?    

       黎阳:我的母亲,我只能这样说,良师益友。我的母亲本来是中学语文老师,她教我很多东西,她肯定是我的老师。我的母亲同时是我无话不谈的朋友,她是我作品的第一个读者,是我作品的第一个听众,因此我跟我母亲的关系很难用一般的母女来形容,我觉得可以达到一种灵魂上的默契。    

       主持人:我感觉,您说话的语速特别快。但我发现一个特点,出口成章,口才好有秘诀吗?    

       黎阳:为什么我刚刚说,会发现语速比较快,这是我的一个特点,平常我是想在有限的时间内表达更多的信息。我觉得,可能这还是跟受众有关系。我发觉,如果是在给一般人说话的时候,我的语速会放慢点。平常我演讲的对象,我个人觉得,还是综合素质比较高的,自然就是加快自己的语速,让他们的思维跟着我转。在大学上课,你会发觉语速比较慢的老师,有时候听得自己想睡觉。不是不尊重,自己难免要开小差。但对说话速度快的,我们没办法开小差。因为只要一不听就不知道讲什么了,思维就跟不上了。我可能受了这样的影响,再加上我个人性格,快人快语,所以说才会有这种现象的发生,也是黎氏特点。    

       主持人:黎老师确实是非常开朗的一个人,您的朋友也是这样评价您的吗?    

       黎阳:我的朋友基本上都是这样评价我。平常我在台上经常说的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表面上好像不是一个小女子的行为,是大男子的行为。但是现实生活中的我却爱说爱笑,很多小女子的行为。我个人觉得,这也是一个特点吧。    

       主持人:您曾经说过,写作是和专业没有直接联系的,而且您上大学的时候,也是没有选择中文系,选择的是企业管理,能告诉我们其中的原由吗?是一种无奈之选吗?    

       黎阳:这个说来话长。但长话短说,我还是得说。我告诉大家,我当时高考的时候,很想考山东大学中文系,因为曲阜是孔子的故乡,大明湖畔有李清照的倩影芳踪,当年沈从文,洪深、闻一多等都在山大任教过。先申明,我跟山东大学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给它做宣传。

       当时我上中学的时候,我是唯一一个被我们语文老师批准可以上课不用听语文课的。我上语文课随便干什么都行,做数学作业也行,看小说也行。同学有不懂的,来问我就行了。上中学的时候,基本大学中文系的教材都看完了。还没上初中,《春江花月夜》就能背诵。我母亲教我的,所以我很感谢我的母亲。当时我母亲他们都说,你中文已经那么好了,干什么考中文系?而且我出生在东电,东方电机这种国有大型企业,自然以理工科为主,所以就选择了同企业相关的专业,企业管理。

       记得当时在重庆,我在长江大桥上,对着长江水,有一种什么感觉:“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 几度夕阳红”。有种英雄落寞的感觉,就是没读到自己喜欢的专业。可是我告诉你,我今天一点都不遗憾,我反而感到欣慰。学文的人,一般比较感性,学理科的比较理性。我为什么一直说,提倡学文的人多读一些理科的东西,使自己理性一些。学理科的要增加自己的文化修养,使自己的知识全面些。

       我提倡的是在健全的人格结构上有健全的知识结构。我个人以为,为人处事,就是做事的时候,应该理性一点,但是在生活中还是要感性点,否则就不可爱了。    

       主持人:其实人年少的时候,每个人都有很多的梦想,您的梦想是什么?    

       黎阳:可以不说吗?    

       主持人:不能不说。   

       黎阳:我曾经的梦想不是当作家,情动于衷而形于言,是文学的原动力,正所谓不平则鸣。为什么我说我想写作,我觉得,我要写诗歌,不然对不起心中那汹涌澎湃的激情、千回百转的柔情!我要写散文,不然对不起自己的千般思索、完般感悟。我要写小说,不然对不起这曾经沸腾并凝聚在身边的历史!我要写戏剧,不然对不起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我要写童话,不然对不起这尘世中光怪陆离的幻象。

       我们为什么写作?写作就是为了生命的重量不备轻轻抹去。我为什么写作?写作就是为了以心中之真情书写性灵之文章。对于文学,我是出世的。我在文学上从不给自己设定什么目标,从来没想过要达到什么样。它就是我的一种表达方式,它就是对我人生的一种记录。我的人生是什么样的,那么我的文字就折射出什么样,不同时间段、不同状态下就形成不同的文字。看似无为实质有为,唯其不求才能有所得,唯其不争莫能与之争,或许对此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主持人: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梦想是什么?    

       黎阳:我的梦想是什么?还是笼统一点,这个东西太具体了不好。但这一点是真的,我觉得我多年以来,哪怕在我心境最糟糕、最烦的时候或者最迷惘的时候,我心中都有一个梦想:向世界传播优秀的中国文化。做一个文化传播者,一个公共知识分子。我只是没把我具体的梦想具体说明,但这个方向已经比较清楚了。这真的是我的梦想,也是我长期以来在任何情况下都能保持我激情的动力,唯一动力。    

 

       主持人:非常有激情的一个人,看一下我们的热心听众的问题,他说,黎阳美女,你这么优秀,上学的时候,肯定有特别多的男生追你吧,《何处是归程》中的男主角有生活原形吗?您对另一半有什么要求?    

       黎阳:有什么要求?他怎么知道我有没有另一半呢?我写完小说的时候,当时给了湖北省计委办公厅一个朋友徐博士。他朋友看了说,老徐,你是不是那个男主人公江正原啊?当时我们大家都笑。我说,要声明,我的小说写了,因为这本书徐处长才认识我的,怎么可能是我书里面的主人公。

       我是一个没有谈过感情的人去写的爱情小说,这里面肯定是找不到什么原形的。如果有原形的话,更多象一个人的两个面。一个理想中的我,一个现实中的我。    

       主持人:一个男性的你,一个女性的你。    

       黎阳:你要这么讲我也无话可说。以后在我的作品中,所谓的男主人公,肯定有影子。细心的人愿意对号入座,就请对号入座吧,也只有对号入座才能说明我的水平。    

       主持人:黎阳老师对另一半的要求呢?    

       黎阳:以前我感觉是在求,现在我觉得是在遇,我个人觉得我可能是对精神的,这个素质要求比较高。我希望的是,他理解我,懂得我,支持我,这个是我觉得非常重要的。但我现在真正体会到一点,还是那句话,我将于茫茫人海之中寻我灵魂之所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这是理想状态中的我。

       现实中的我是这样的。我这两天才发觉。我强烈地申明,我这两天才发觉。我发觉在现实中,比如说我生病,我突然才发现,我多么需要的是具体的不是心灵的,而是现实中的人去关心我、照顾我。而现实中并不是没有人关心我、照顾我,因为朋友很多。可是,你希望的人,并非只是朋友的,你多么希望有个深爱你的人在你身边。当然你要说我公开征婚也行。    

 

       主持人:他在问您,您觉得华丽的语言更能打动人,还是平实的语言更深入人心?    

       黎阳:在不同的时候有不同的表现形式。我个人是比较唯美主义的,但是唯美并不代表华丽。你会发觉,青青草地,隐隐远山都是我经常用的。青青草地很美,可它不是华丽的,是很平实的。以前的我更欣赏华丽的文章,如汉大赋。

       这是很正常的,一个人当你没有被很多人认可的时候,就像修房子,你总是想怎么把外面弄得非常华丽,别人就会关注,自然就会进去。如果你连关注都不能达到,自然很难打动。当你被人认可以后,你更注重的是质,因为大家都知道你的功底。你就想完善内在结构,如何让自己更加充实。最后这就是繁华落尽见真淳。也许以前我更注重华美一些,但是今后的我可能更注重质,内容的一些东西,但是唯美主义的情怀我是不变的。唯美跟华丽是不沾边的,同样可以用平实的语言表达唯美。    

       主持人:不知道我们这位朋友听没听懂。    

       黎阳:我写过一首诗,“问故人何在,空余芭蕉。抬眼望,景依旧好,人憔悴了”;这是我自己写的,我估计大家都能听懂,但会觉得这是唯美并非华美。

    

       主持人:我们的节目是带领听众朋友们搜索先进工作者,点击智慧人生。最后一个问题,您认为什么样的人才能是先进工作者?    

       黎阳:我以为首先有一颗仁爱的心,爱你所从事的事业和工作;第二,你具备从事这项工作的能力;第三,你在这个领域内还能作出一定的成就。但是成就也好,能力也好,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我想强调的是仁爱之心。也许就像纪伯伦所言,生命的确是黑暗的,除非有了知识;一切知识都是无用的,除非有了工作;一切工作都是徒劳的,除非有了爱。只有当你仁爱的工作的时候,你才能把自己与上帝、与人类联系为一。

       主持人:其实我采访过一次于丹老师。于丹老师,最后一个问题也是归结在爱上了。真正的文学工作者,都是把爱升得非常非常高。是不是因为女人就是把爱看得非常重呢?    

       黎阳:但这是女人最大的致命点,爱看得太重,剩下的东西就轻了,麻烦了。   

       主持人:再次感谢您作客我们的节目。各位听众朋友,感谢您收听我们本期的“波司登”特约之刘洋对话先进工作者,我是主持人刘洋,我们下期节目再见了。黎阳老师再见。   

       黎阳:再见。

 

 

  

http://player.ku6.com/refer/5/7028014/mytube.swf  

 

 
栏目导航
关于黎阳 观点警句
新闻中心 作品大观
影音时空 传媒天下
文化长廊 本站历程
联系我们

黎阳信箱:liyang23@sina.com
助理信箱:740103688@qq.com
联系QQ: 740103688
联系电话:13808228497

微信公众号:liyangwz